<track id="b7v8h"></track>
  • <track id="b7v8h"><div id="b7v8h"></div></track>

  • <nobr id="b7v8h"></nobr>
      <tbody id="b7v8h"><div id="b7v8h"></div></tbody>

            1. <track id="b7v8h"></track>
              學術天地
              學會簡介

                廣東省畜牧獸醫學會是由廣東省民政廳批準成立的具有法人資格的全省性社會團體,是廣東省科學技術協會的組成部分,是黨和政府聯系畜牧獸醫科技工作者的橋梁和紐帶,是發展我省畜牧獸醫事業的重要社會力量?,F任理事長是廖明同志。

               
              當前H5N1禽流感疫情形勢及對國內家禽產業的影響

              近期歐美多個國家暴發H5N1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引起了廣泛關注,對我國家禽業和公共衛生造成了較大威脅。為此,本文對當前H5N1禽流感疫情形勢及對國內家禽產業的影響進行了總結分析。

              1

              國內外高致病性禽流感流行形勢

              美國大面積暴發H5N1亞型高致病性禽流

              感疫情。

              自2022年1月開始,在美國野生禽類、商業家禽和家庭養禽場中陸續檢測到H5N1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這是自2016年以來美國再次檢測到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截至2022年5月3日,美國共發生268起家禽H5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涉及32個州,超過3677萬只禽類受到感染。美國農業部公布了最近在其國內檢測到的H5N1病毒的基因序列,證實這些病毒屬于Clade 2.3.4.4b分支,與目前全球流行的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一致。

              全球H5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廣泛流行。

              據農業農村部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全球家禽(不含野禽)流感共發生1526起,同比增幅高達116.15%,比2020年全年增幅120.84%;死亡及撲殺數量近2853萬只,同比增幅61.91%;共涉及38個國家,比去年同期增加6個。從禽流感病毒的類型來看,涉及H5N1、H5N2、H5N5、H5N6和H5N8,以H5N1亞型高致病性禽流感為主,其死亡及撲殺數量占比、發生數量占比分別高達81.60%、93.25%。據FAO統計,從2021年10月至2022年2月,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主要分布在非洲、美洲、亞洲和歐洲,其中歐洲為重災區,主要流行H5N1和H5N8,亞洲主要流行H5N1、H5N6和H5N8;亞洲在2022年1-2月份流行較為嚴重,造成的家禽死亡數量已超過歐洲、非洲及美洲等地區,高達315萬只。

              我國高致病性禽流感呈散發流行態勢。

              我國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整體平穩,在家禽主產區呈零星散發的地方流行特點。2021年我國農業農村部共報道8起高致病禽流感疫情,均發生在野禽,其中H5N6和H5N1疫情各1起,H5N8疫情有6起。2022年尚未見公布的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

              高致病性禽流感病毒污染面較大,覆蓋我國主要養禽地區。2021年,國家禽流感專業實驗室(廣州)從來自國內不同地區活禽交易市場、養禽場、獸醫服務部等來源的病料中共分離鑒定到67株H5亞型禽流感病毒,包括H5N6、H5N8以及H5N1亞型,涉及全國17個?。ㄊ?、自治區)。分離毒株主要來源于水禽(占比高達69%),其中鴨源毒株占比48%,鵝源毒株占比21%,雞源毒株占比14%,鴿源毒株占比12%,鵪鶉源毒株占比5%。

              國內分離的H5亞型禽流感病毒與國外同類型毒株相比,最大的區別是國內毒株的血清亞型和基因型多且復雜。目前國內同時流行的毒株包括H5N8、H5N6和H5N1等多種亞型,其中最常見的是H5N6毒株(和歐美流行毒株不一致),H5N8毒株的數量自2021年以來在快速上升,H5N1毒株比較少。從基因型看,國內流行毒株主要在Clade 2.3.4.4b分支(和歐美流行毒株一致),也有部分毒株屬于Clade 2.3.4.4h分支。

              我國的H5N1形成可能來源于日本和韓國,且出現了多基因型的特點。國家禽流感專業實驗室(廣州)最早于2021年11月在我國黑龍江省的鵝群中發現Clade 2.3.4.4b分支的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隨后在山東、河南、安徽、云南、廣東、海南等地均零星發現,但并未引起疫情發生。遺傳演化分析表明,雖然我國流行的H5N1病毒與歐美國家的H5N1位于共同的Clade 2.3.4.4b分支,但在進化分支上形成了單獨的種群,推測可能來源于2021年日本鹿兒島雞源H5N1和2021年韓國鴨源H5N1。此外,國內H5N1病毒與多種其他亞型禽流感病毒進行了不同程度的重配,出現了多基因型的特點。H5N1病毒內部基因主要來源于H5N8、H5N1、H7N3、H10N4和H10N7,這與當前國內流行的Clade 2.3.4.4b分支的H5N6病毒的重配模式不同。

              2

              H5N1亞型禽流感對我國公共衛生和家

              產業的影響分析

              國外流行的H5N1病毒有別于早期病毒,

              且已傳入我國。

              目前國外流行的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于2020年秋季首次在歐洲發現,并沿候鳥遷徙路線從歐洲傳播進入非洲、中東和亞洲,直到2021年秋季成為全球主要亞型。這些病毒已在大部分地區的野生鳥類中傳播并在許多國家引起家禽感染,甚至大規模死亡。目前H5N1疫情比較嚴重的是美國。據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報道,2021年底至今在美國檢測到的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與該國早期的H5N1病毒不同,新毒株位于Clade 2.3.4.4b分支。而這個基因型的毒株(血清亞型主要是H5N6和H5N8)在我國從2021年起也迅速占據優勢地位。目前國內只有個別地方出現H5N1亞型病毒引起的散發病例。因此,未來國外毒株隨候鳥遷徙等方式傳入國內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能否成為主流亞型,尚需進一步觀察。

               H5N1流行毒株雖然可以感染人,但發生

              大規模人感染的風險較低。

              關于當前流行的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對人可能造成的危害,缺乏詳細的研究信息。英國于2022年1月報告了1例人感染H5N1禽流感的病例,患者無癥狀,但其飼養的家禽被檢出感染了H5N1病毒;美國科羅拉多州衛生局2022年4月28日報告了1例人感染H5亞型禽流感病毒的病例,這是美國在本次H5N1大流行中的首例人感染H5亞型禽流感病例。根據現有的流行病學和病毒學信息,美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判斷當前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對人類健康的風險可能低于早期的H5N1病毒,但有些人可能因工作或娛樂接觸鳥類,從而使他們面臨更高的感染風險。需要引起注意的是,我國雖然沒有大規模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流行,但現在國內流行的H5N6亞型病毒與國外毒株均屬于同一個基因型(Clade 2.3.4.4b)。而2021年以來,國內發現的人感染H5N6亞型禽流感病毒的病例數達到39個,創近五年的新高。因此,未來仍要密切關注H5亞型禽流感病毒給人群帶來的健康風險(包括輸入風險和輸出風險)。

               H5亞型禽流感對我國家禽業仍具有較大

              威脅,但疫情大面積暴發的風險較小。

              我國家禽養殖點多、面廣、量大,禽流感等烈性疫病很容易對其造成毀滅性打擊。為此,我國長期堅持采取高致病性禽流感疫苗強制免疫政策,并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成就。而歐美很多國家對家禽不免疫禽流感疫苗,這也是容易導致大面積暴發高致病性禽流感疫情的重要原因。2021年底,我國有關部門在充分評估國內流行的H5亞型禽流感病毒的基礎上,批準使用新的疫苗種毒(即重組禽流感病毒(H5+H7)三價滅活疫苗(H5N6 H5-Re13株+H5N8 H5-Re14株+H7N9 H7 Re4株)和(H5N2 rHN5801株+rGD59株,H7N9 rHN7903株)),使得疫苗與當前流行毒株的抗原性更加匹配,為保障今年不發生高致病性禽流感重大疫情奠定了良好基礎。但是禽流感病毒具有易變異、傳播快等特點,雖然我國禽流感疫苗的免疫覆蓋率和免疫合格率都處于國際領先水平,仍要高度重視國外H5N1病毒輸入以及與本地毒株重組帶來的突發疫情風險,要加強不同界面的疫情監測和疫苗保護效果評估,及時將疫情暴發的風險消滅在苗頭階段。

              國外H5亞型禽流感疫情對全球祖代種雞

              能和供給有明顯影響,國內白羽肉雞產業

              將受到波及。

              對于市場規模近1000億元的我國白羽肉雞產業來說,國外H5亞型禽流感的影響不容忽視。因為全球祖代種雞產能主要集中在美國、加拿大及歐洲法國、德國等國家,而我國白羽肉雞祖代雞主要依賴美國進口。2021年,在國內白羽肉雞的祖代更新量中,國外引種占據70%以上份額。若歐洲、北美洲的禽流感得不到有效控制,國內祖代種禽引種必然受到影響,其程度與美國禽流感疫情的控制狀況密切相關。

              3

              對策建議

              (1)


              加強對養禽場、活禽交易市場、候鳥棲息地等不同界面的禽流感疫情監測,以及禽流感疫苗保護效果評估。結合春防工作,盡快開展針對H5N1禽流感的應急專項監測,以及輸入性H5N1疫情發生風險的評估,制定風險防范措施。

              (2)


              充分評估現有疫苗株對當前國際流行的H5N1亞型禽流感病毒的保護作用,及時做好疫苗種毒的儲備和調整工作。

              (3)


              本著“外防輸入”的原則,嚴格限制或暫停從發生H5N1禽流感疫情的國家和地區進口禽類、禽類產品(包括用家禽產品生產的寵物糧等制品)及養禽相關物資,同時加強相關制品和物品(尤其是冷凍、冷藏品)的進口檢疫與衛生消毒。

              (4)


              堅持“內防反彈”,加強養禽場的疫苗接種和生物安全防控工作,充分發揮養殖場的防疫主體作用,嚴把禽流感疫苗質量關,加強免疫效果評價,切實提高免疫覆蓋率和免疫合格率。同時加快推進高致病性禽流感無疫區的建設,落實高致病性禽流感區域性凈化的各項舉措。

              (5)


              加速白羽肉雞種源研發,穩步推進國產化率提升。抓住國外H5亞型禽流感疫情導致進口祖代種雞受限的契機,通過政策和資金扶持,從源頭加速我國白羽肉雞自主育種研發步伐,加快推廣和應用國內新育成的白羽肉種雞,堅定打破國外技術壟斷的信心,堅決打贏“種業翻身仗”,將肉雞種源牢牢把握在自己手里。


              趁中午没人厨房掀起裙子

              <track id="b7v8h"></track>
            2. <track id="b7v8h"><div id="b7v8h"></div></track>

            3. <nobr id="b7v8h"></nobr>
                <tbody id="b7v8h"><div id="b7v8h"></div></tbody>

                      1. <track id="b7v8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