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7v8h"></track>
  • <track id="b7v8h"><div id="b7v8h"></div></track>

  • <nobr id="b7v8h"></nobr>
      <tbody id="b7v8h"><div id="b7v8h"></div></tbody>

            1. <track id="b7v8h"></track>
              學術天地
              學會簡介

                廣東省畜牧獸醫學會是由廣東省民政廳批準成立的具有法人資格的全省性社會團體,是廣東省科學技術協會的組成部分,是黨和政府聯系畜牧獸醫科技工作者的橋梁和紐帶,是發展我省畜牧獸醫事業的重要社會力量?,F任理事長是廖明同志。

               
              湖南省湘西州某養羊戶主布魯氏菌血清學陽性引發的畜間流行病學調查
              摘要:2020年4月,湖南省吉首市一羊養殖戶主確診為布魯氏菌血清學陽性。為查找感染來源,采用現場問詢、實地察看、實驗室檢測等方式,對該養羊戶及流行病學關聯養殖場戶進行了畜間布魯氏菌病流行病學調查。調查發現:患病養殖戶與其中一個流行病學關聯養殖場戶有從外省市引種情況,而其他3個關聯場戶均從這2個場戶調入過羊群;對5個羊養殖場戶全部的226只羊進行布魯氏菌血清學檢測,結果4個場戶檢出陽性,個體陽性率為11.5%(26/226)。經羊群調入路徑推測,羊養殖場戶從外省市引種傳入病原的可能性較大,其他養殖場戶通過公共區域放牧和調入羊群導致疫情擴散。疫情提示,養殖場戶應做好規范引種、隔離飼養及個人防護工作,相關部門應加強監測,做好產地檢疫和流通環節監管。
              布魯氏菌?。ㄒ韵潞喎Q布?。┦怯刹剪斒暇鸬娜双F共患傳染病,嚴重危害養殖業健康發展以及公共衛生安全,在我國被列為二類動物疫病。我國畜間布病已流行多年,至今未得到很好的控制,仍以小范圍、點狀、分散形式流行。當前羊種布魯氏菌為我國優勢流行菌種,最為多見。近年來,為解決貧困落后現狀,在政府及扶貧工作隊的幫助下,湖南省湘西州依靠優勢地理環境,大力發展牛羊養殖業,引種、調運頻繁,造成該州出現多例人畜布病病例,不僅給該地區養殖業帶來巨大經濟損失,也對公共衛生安全構成了極大威脅。2020年4月10日,吉首市畜牧水產事務中心接到報告稱,吉首市河溪鎮一羊養殖戶主布魯氏菌血清學陽性,懷疑存在畜間布病流行。為此,湘西州畜牧水產事務中心聯合吉首市畜牧水產事務中心工作人員于2020年4月15—28日對該羊養殖戶開展了流行病學調查。

              材料與方法

              調查方法
              通過與養殖戶主座談,了解其飼養方式、發病情況、調運情況、人員流動情況等;通過與鄉鎮防疫員座談和實地察看,了解該養羊戶周邊的牛羊飼養情況、地理環境、棚舍布局等,并填寫調查問卷。
              實驗室檢測
              檢測方法 初篩采用國標GB/T 18646—2002中的虎紅平板凝集試驗(RBT),確診采用競爭酶聯免疫吸附試驗(cELISA)。

              調查結果

              患病養殖戶情況
              患病的該羊養殖戶主秦某旺2016年6月開始養羊,2020年4月2日因出現胸痛、出汗多、低燒等癥狀,到吉首市人民醫院就診,4月10日經吉首市疾病控制中心確診為布魯氏菌陽性。隨即,吉首市畜牧水產事務中心聯合湘西州畜牧水產事務中心對該養殖戶飼養羊群進行了流行病學調查。調查發現:該養殖戶現存欄山羊33只,其中種公羊6只、成年母羊16只、羔羊11只,品種有黃羊、黃白雜交羊、白羊、黑羊;日常飼養管理等工作由其本人負責,未雇傭其他人員;免疫及疫病診療等工作由村獸醫負責。2020年 3月22日該養殖戶進行了牛羊O型口蹄疫免疫,3月30日進行了小反芻獸疫免疫。據該養殖戶主口述,其飼養羊只一直未出現流產、產死胎、關節腫大、公羊生殖系統障礙等臨床癥狀。
              流行病學關聯養殖場戶情況
              患病的秦某旺養殖戶所在的河溪鎮共有養羊戶11戶,存欄羊只2 000只左右,品種大多為南江黃羊、黑山羊,且多為自繁自養,未見有羊布病報告。調查發現,與其有流行病學關聯的有4個羊養殖場戶及1個羊販運人,其羊群調入調出情況見表1。

              實驗室檢測情況
              對患病的秦某旺養殖戶及其關聯養殖場戶進行了全群采樣,共采集樣品226份,經RBT初篩,cELISA復核,共檢出26份陽性樣品(表2)。隨即,湘西州疾病控制中心對13名有感染風險的相關人員進行了布魯氏菌檢測,結果1人為陽性。

              疫源分析

              2018年11月秦某旺與張某生同時從重慶市某羊場分別調入2只黑山羊種公羊,2019年7月張某生又從重慶市某羊場調入2只黑山羊種公羊,調入的種公羊均沒有布病檢測報告。據秦某旺稱,其于2018年12月從重慶市某養殖場調入羊只后一直自繁自養,從未出現流產、產死胎、關節腫大、公羊生殖系統障礙等臨床癥狀;而經調查,張某生養羊場2019年7月調入種公羊后,每年年底均有少數母畜流產情況。因此,推測病原通過2019年張某生養羊場引種傳入的可能性較大。
              秦某旺養殖戶與張某生羊場欄舍相距1.5 km左右,但在同一處放牧,雙方羊只可相互接觸,因此秦某旺養殖戶的布病病原可能源自張某生羊場的患病羊群。其他關聯養殖場戶相距較遠,無直接接觸史,但2018年后均從這2家養殖場戶調入過羊群(圖1)。2020年2月符某林從秦某旺處調入1只黑羊、2只黃羊,從張某生處調入5只黑羊,其中1只為種公羊。2019年12月瀘溪縣楊某文從秦某旺處調入1頭黃羊種公羊(經檢測為布魯氏菌陽性)。由此推測,其他關聯場戶的病原均通過羊群調運從秦某旺養殖戶、張某生羊場傳入。

              討論

              近幾年的羊布病監測發現,不管是先發現人感染的還是主動監測發現動物布病陽性的場戶,現場都很少發現有明顯臨床癥狀的羊只,導致通過臨床檢查很難發現布病,從而引起布病擴散,人感染風險加大。因此,需要引導養殖戶在飼養過程中特別重視飼養管理,落實消毒、無害化處理等措施,凈化疫源地,降低人感染風險。
              此次疫情警示,羊養殖戶在平時飼養管理過程中要做好個人防護,提高防護意識,禁止徒手接觸病死羊只、宰殺羊只。政府和管理部們要加強對養殖戶以及相關從業人員的宣傳與培訓,保障獸醫從業人員的防護物資儲備,確保個人防護到位。
              該起人畜布病疫情再次暴露了流通環節監管不到位、防疫體系不完善的問題。養殖戶隨意調進調出羊只,調入后不落地報檢,也不隔離飼養觀察,直接混群飼養,極大增大了布病傳染風險,同時也不利于追蹤溯源。建議養殖戶堅持自繁自養,不盲目引種。如需引種,要加強檢測、檢疫,隔離飼養,再混群。同時各地應加強產地檢疫和流通環節監管,對調運的羊只實行電子化、系統化管理。

              結論

              調查分析認為:此次人畜布病疫情的傳染源可能來自外地調入未經檢疫的羊群,并通過共同區域放牧、養殖場戶間相互調入羊群而擴散。建議養殖戶做好規范引種、隔離飼養工作,相關部門應加強監測,做好產地檢疫和流通環節監管。
              趁中午没人厨房掀起裙子

              <track id="b7v8h"></track>
            2. <track id="b7v8h"><div id="b7v8h"></div></track>

            3. <nobr id="b7v8h"></nobr>
                <tbody id="b7v8h"><div id="b7v8h"></div></tbody>

                      1. <track id="b7v8h"></trac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