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b7v8h"></track>
  • <track id="b7v8h"><div id="b7v8h"></div></track>

  • <nobr id="b7v8h"></nobr>
      <tbody id="b7v8h"><div id="b7v8h"></div></tbody>

            1. <track id="b7v8h"></track>
              學術天地
              學會簡介

                廣東省畜牧獸醫學會是由廣東省民政廳批準成立的具有法人資格的全省性社會團體,是廣東省科學技術協會的組成部分,是黨和政府聯系畜牧獸醫科技工作者的橋梁和紐帶,是發展我省畜牧獸醫事業的重要社會力量?,F任理事長是廖明同志。

               
              ?如何有效防控豬病毒性腹瀉,華中農大肖少波提出四點建議

              肖少波:豬病毒性腹瀉防控技術



              非洲豬瘟、藍耳病、豬病毒性腹瀉是我國豬業目前面臨的三個難題,而腹瀉會導致仔豬的大量死亡,受到格外的關注。在江西省畜牧獸醫學會和廣東省畜牧獸醫學會聯合主辦第二屆贛粵畜牧業高峰論壇上,華中農業大學教授、博士生導師肖少波在防腹瀉與豬場凈化專場做了精彩報告。

              肖少波說道,仔豬病毒性腹瀉是近10年困擾我國乃至全球養豬業的突出問題,而冠狀病毒和輪狀病毒是引起仔豬腹瀉的主要病毒。豬冠狀病毒目前發現有6種,其中豬傳染性胃腸炎病毒(TGEV)、HKU2-like豬冠狀病毒(SASD-CoV)、豬流行性腹瀉病毒(PEDV)和豬δ冠狀病毒(PDCoV)這四種是會引起豬腹瀉的病毒,而后兩種是當前國內引起仔豬腹瀉的主要冠狀病毒。

              一是豬流行性腹瀉病毒(PEDV)的流行態勢。PEDV最早發現于英國,1977年首次在比利時分離出CV777毒株,2010年底以來我國出現了高發病率、高死亡率的PEDV變異毒株,而且經典毒株疫苗對其也無效。肖少波等人分析PEDV變異毒株的遺傳特征發現,變異毒株與經典毒株存在很大差異,因此經典毒株疫苗對變異毒株難以提供免疫保護。1977-2021年全球PEDV毒株分析中,變異毒株即G2群占比78.5%。他表示,PEDV仍在持續變異,G2群毒株可分為G2a和G2b兩個亞群,2015年以前,PEDV毒株主要以G2b為主,從2016年開始,G2a的數量逐漸超過了G2b。

              二是豬δ冠狀病毒(PDCoV)流行現狀。PDCoV始發于2012年,隨后在全球近10個國家逐漸爆發,在我國PDCoV抗原陽性率達到10-33%,基本遍及我國主要養豬省份。PDCoV主要會引起腹瀉,但相對PEDV來說其組織嗜性更加廣泛,PDCoV可感染豬的腸道、脾、腎、肺等組織甚至豬肺泡巨噬細泡。根據全球PDCoV全基因組進化分析,PDCoV可分為中、美、韓國毒株和東南亞毒株,其中東南亞毒株可能具有更強的致病性。肖教授指出,東南亞PDCoV毒株可能已經傳入我國,需引起重視。肖少波團隊分析發現,PDCoV可能起源于麻雀,并可感染多種動物。


              三是豬輪狀病毒(PoRV)的流行態勢。輪狀病毒的一大特點是其優勢血清型經常發生變化。依據VP6蛋白進行分群,已證實至少有A、B、C、E、H 5種血清群可以感染豬。根據vp7和vp4蛋白分型,可分為G和P型,其中G型有27個血清型,P型有37個血清型。目前在我國豬群中輪狀病毒呈現G9、G5、G4多血清型同時流行的現象。

              四是豬冠狀病毒與輪狀病毒混合感染,目前在我國養豬場中,PEDV與輪狀病毒的混合感染的比例最高,PEDV與PDCoV的共感染情況也在增加,臨床上先發生輪狀從而誘發PED的比例逐漸在增加。


              五是豬腸道冠狀病毒的種間重組。自2016年以來,歐洲已有不同冠狀病毒之間發生重組導致新病毒的報道。對四種冠狀病毒的1000多個毒株的分析發現,PEDV/TGEV、TGEV/SADS-CoV之間存在重組,形成新病毒,而種間重組主要發生在基因組的S基因附近。但并沒有檢測到PEDV/PDCoV之間的重組情況,PEDV是α屬,PDCoV是δ屬,他們推測,不同屬之間發生重組比較困難。肖少波強調,種間的重組是存在的,種內重組的情況如何也是我們需要關注的問題。


              豬冠狀病毒的種內重組頻率與重組熱點中介紹到,在四種病毒的重組頻率中,PEDV是重組數最高的,但其重組頻率為7.64%,僅排第三,重組頻率最高的是SASD-CoV,達到28.2%,而TGEV的重組頻率最低,僅為5%,PDCoV的重組頻率為9.28%。肖少波表示,S基因是共有的重組熱點,但PEDV的nsp12-13-14、PDCoV的nsp2和nsp3也是比較容易發生重組的區域,因此這兩種病毒的重組頻率相對要高;另外,肖少波等人推測,SASD-CoV和PDCoV是最近才出現的跨種傳播的新發冠狀病毒,出現高頻重組可能是為了盡快適應新宿主。

              對于當前引起仔豬腹瀉病毒的流行態勢,肖教授總結了五點:一是PEDV仍然是引起仔豬腹瀉的最主要病原,造成了巨大損失;二是PDCoV的感染率上升、造成的危害日益加大,應引起重視;三是PoRV多種血清型同時流行,優勢血清型發生變化,必須采取措施;四是混合感染使疫情更加復雜,要持續監測豬腸道冠狀病毒的種間、種內重組。


              如何有效防控豬病毒性腹瀉方面,肖少波提出四點建議:第一,要做好全面的生物安全。他表示加強生物安全要內外兼顧,要阻斷病毒的傳播途徑。第二,一定要開展定期的病原檢測。從糞便中檢測到病毒要早于腹瀉的臨床癥狀,一旦發現感染豬,尤其是待產母豬,要及時隔離。他建議采用PEDV、TGEV、PDCoV的多重RT-PCR檢測等方式,并講解為企業制定的懷孕母豬PEDV的監測流程。第三,要選擇同源性更高、有針對性的疫苗。他表示,疫苗的同源性越高,其匹配性會更好,那么其針對性也越強。第四,制定科學、合理的免疫程序。針對豬病毒性腹瀉,建議采用序貫免疫策略,針對不同健康狀態豬群和不同養殖模式采取不同的免疫策略,及頭胎母豬、經產母豬、種公豬和穩定場、散發場、爆發場提出了可行性免疫策略。


              采用活疫苗+滅活疫苗聯合免疫控制PED已經形成共識,而活疫苗與滅活疫苗配合使用免疫程序更簡單,免疫反應更全面。但PEDV本身的免疫并不好,因此需要多次免疫。在豬輪狀病毒的防控方面,肖少波指出,選擇同血清型、同基因型的疫苗是最好的;關于δ冠狀病毒方面,他表示目前全球尚無針對性的商品化疫苗。目前他們的實驗室正在研發豬δ冠狀病毒滅活疫苗、PEDV+TGEV+PDCoV三聯滅活疫苗,研制PEDV、PDCoV抗體檢測ELISA試劑盒。


              最后,肖少波總結,豬病毒性腹瀉的有效防控方面,生物安全防控永遠是第一位的,要建立好包括監測和實驗室診斷的預警體系,要有針對性的疫苗、合理的免疫程序以及優化的生產管理、健康管理,一旦發生疫情要果斷處置、快速撲滅。

              趁中午没人厨房掀起裙子

              <track id="b7v8h"></track>
            2. <track id="b7v8h"><div id="b7v8h"></div></track>

            3. <nobr id="b7v8h"></nobr>
                <tbody id="b7v8h"><div id="b7v8h"></div></tbody>

                      1. <track id="b7v8h"></track>